孤倚


| 原创非同人

| 只是想送给我的宝贝

————如临深海,心底枯萎成一片荒原,独自行走看不见日月,飘在水里摸索前行。它们漆黑,我也无光。终于肯停下,伸手扶住一截断壁,轻靠了上去。海水涌进眼眶,苦涩咸腥,不,我真的不是在哭泣。

  漆黑的墙面,灯光冰凉,谁还不知道透过玻璃窗就是深海。气泵吹出一连串的白色泡沫,咕嘟咕嘟地令水沸腾,鱼也因此行动迟缓了吧。水里灯还亮着,戴着胶皮手套的人的脸被口罩遮住,他站在两个大玻璃缸旁边,同我隔着一扇密不透风的窗。

  身边的服务生小姐拍着窗子大喊,师傅,挑条鱼。那个人随手捞起一条,抓着鱼的尾部举起来给我看。我其实在意他手上的力气,鱼...

神不听

Ⅰ 瑞金

Ⅰ 旧文重写

Ⅰ 镜听

Ⅰ 给空空的生贺八月弹

——我自然知晓人不应该揣度命运。往掌纹里窥探,向咖啡渣问卜从未得到结果,甚至揣着一面镜子等着去淋一场吉雨,神明开口,仍是说,

不可见。

  少年从午睡中惊醒的时候,风正从窗户吹进来。窗外胶质般凝滞的云阴暗切低沉,水汽躺在窗台上吊兰叶子的阴影里,兀自酝酿一场雨。初夏的闷热不多不少恰如发了一场低烧,蝉鸣还显得单薄,漏进液体般的空气里,像刀尖扎进棉花那样,是带了点潮湿的温和。

  金坐起来,刚睡醒还有一些迷迷糊糊,头顶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卷来卷去,像书的某一页多出来的边角,时间久了就变得毛毛躁躁,让人觉得好像要想...

以血纪念

| 杰佣 


| 第一人称有,注意避雷。


| 给空空写的生贺七月弹(因为时间关系这是一条定时发布,假装现在还是七月好不好)。


————我想用玫瑰花的花茎绕成指环,套在你的无名指上,看茎上尖利的刺扎破你的手指,血滴渗进了它干涩的丝状骨髓,断节处就开出花,红成你血液的颜色。


请用一只玫瑰纪念我 


一病三年

| 杰佣

| 现代pa 手术刀杀人 注意避雷

| 迟到的生贺,送给一位上个月过生日的友人

——我无法说你算不得美,我本来想说的,可我骗不了自己。我看着你的眉目,只觉得冰凉的刀尖抵在喉咙上,逼着我生病,一病就是三年。

  傍晚刚下过雨,不让人期待的风里裹挟着细密如烟灰的水珠,吹入皮肤就化掉,只剩凉意。日光还未散尽,挂在天边像是墨水尚未蔓延至的池水边缘,又像是黑夜从中间涌起的浪潮,起伏在边缘,逼退了天光。

  奈布接手这个案子已经两天,调查的都差不多了,这是他最后一次取证。可为什么偏偏选在傍晚呢,夜里总有些东西会不期而遇。

  医院的灯光明亮,白布盖住已逝...

千留不住


| 太中

| 掌管时间的人

| 送给空空 @聿空—Brakamann

——我单听见了钟摆的声音,看不见五月的模样,六月的故事。你说时间随着咖啡的残渣被倒掉,在开水壶里沸腾,扔掉捡不回来,蒸发了的都失去。你说时间有形态,只是行色匆匆,千留不住而已。

 

  透过网格窗子看到的云,像游在罅隙里的鲸鱼,举步维艰,欲行又止。风推不动,吹散了它的肚皮,皮肤融化在天空的眼睛里,溶成一丝丝的模样,顺水流走了。

  中原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惹上的这个大麻烦。那人赖在他家里,霸占着他的耳机,窝进他柔软的单人沙发,披条毯子看向窗外,摇头晃脑,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...

© 徵歾—Blacamann | Powered by LOFTER